第一百六十一章 利益交换(为盟主小龙V加更)_晋末长剑
AP小说网 > 晋末长剑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利益交换(为盟主小龙V加更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六十一章 利益交换(为盟主小龙V加更)

  “快!快!快!”

  “不要停!”

  “继续追击。”

  王雀儿所领的先锋已在宛城开始休整,幢主侯飞虎接替其位置,率三幢一千八百战兵及两千辅兵,拉着驮马、赶着大车,继续向涅阳、穰县方向进击。

  精髓就是一个快字。

  趁敌人没反应过来,尽可能多地将其力量击散、俘虏。

  没有聚拢起来的力量,那就不叫力量,而是战利品。

  十六日傍晚,至涅阳,关西流民九百余家降。

  十八日,至穰县。

  此县曾被王如大肆祸害过,也是他最先占据的城池,残破不堪,被大军轻松占领。

  几乎是在同一天,新野庾氏斩杀了城内的贼将,随后与侯飞虎部汇合,兵指襄阳。

  这一路之外,金正稍晚一些出发,率三幢银枪军及乐氏、刘氏部曲近万人,西进顺阳。

  羊聃率郡兵响应,共同清扫境内的关西乱军。

  顺阳范氏将侯脱部将骗至庄内,于酒席上将其斩杀,吞并其部众,响应金正大军。

  十八日抵达宛城的邵勋,看完这些消息后,神色不变,没有丝毫意外。

  在自耕农快速消亡,乡村日渐堡垒化的今天,出现这种情况属实正常了。

  这也是西晋流民军已经进行到“第三期”,但始终没一个成事的主要原因。

  这个时代的流民军,有着后世中央集权王朝末年不曾有的烦恼,即城市反而比乡村好打,也是奇了怪了。

  但城市之中,未必有多少钱粮物资。不事生产的他们,要想获得关键的补给,还是得在乡村想办法。

  这就产生了乡间土豪、士族与流民军甚至入侵之外敌讨价还价的奇景。

  到了最后,双方之间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媾和、妥协。

  或许,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吧。

  世道这么乱,乡民们若不能被组织起来,就只能任人宰割。

  张方的大军屡次从宜阳经过,一泉坞的杜氏兄弟就有力保存了百姓。如果没有一泉坞,很难想象宜阳还有多少人。

  当然,以上是从社会整体角度考虑。但邵勋的屁股已经不在这边了,他和世家大族之间的关系很复杂,既有利益结合,又有矛盾冲突。

  不过,就目前而言,还是利大于弊,双方还是得合作。

  “已有年余未见到弘绪了,老夫人可好?”远远看到乐凯时,邵勋立刻下马,步行上前,亲热地拉着他的手,笑问道。

  “还算硬朗。”乐凯笑着回道,然后一一介绍跟着他过来的人。

  他身后有十余人,一看就是南阳当地的“乡贤”。

  他们也在观察陈侯对乐凯的态度,见到这么一副和谐的模样,顿时放下了心。

  陈侯果然是做大事的人,知道地方上靠谁来稳定。

  之前听说了阳夏何家的事,大伙还有些担心呢。

  何家固然该死,但他们也是士族的一员,就这么被杀了,难免让人怀疑陈侯是不是对士族有什么看法。

  现在看来,何家的破灭应该只是意外。

  陈侯在杀鸡儆猴,拿何家的下场来警示与他作对的人。只要与陈侯相善,应不至于有什么事。

  这么一想,何家该死的看法又占了上风。今所要担心的,当是南阳的利益格局该如何分配,自家能不能趁机捞得一点好处。

  “南阳俊彦,果然不凡。”邵勋一一与众人寒暄,仔细询问对方的家世,偶尔称赞两句,让一众南阳士人、土豪们心花怒放。

  随后便进城,众人置酒相待,至夜方散。

  “弘绪留步。”人走得差不多了之后,方才还一副醉醺醺模样的邵勋陡然清醒了过来,指了指对面,道:“坐下谈。”

  乐凯知道有要事,不敢怠慢,直接坐了下来。

  “匈奴已经到河内了。”邵勋第一句话就让乐凯大为震惊。

  “我都不慌,你慌個甚?”邵勋哈哈一笑,又给两人倒了一杯酒,道:“朝廷在坚壁清野,但估计很难做到了。数日之内,匈奴便可直扑洛阳城下。”

  “匈奴兵分几路?”乐凯稳了稳心神,问道。

  “弘绪当了几年家,果然不一样了。”邵勋赞许道:“兵分两路,一路自河内南下,一路自弘农南下。前者为大队,后者是偏师,目标直指洛阳。”

  “君侯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与朝廷的方略差不多,坚壁清野罢了。”邵勋说道:“宜阳那边,忠武军守好回溪坂,不让贼军窜入洛水河谷即可。豫州那边比较麻烦,幸好地里的粮豆已收完,诸营队百姓可躲进县城、坞堡之中,暂避一下。”

  其实,正如他评价朝廷无法做到完全坚壁清野一样,他也做不到。

  今年五六月间才开始收拢第一批难民,后面陆陆续续有人过来,耕种的时间并不一致。后来的那些人还不少,为了不白养他们,空耗粮食,邵勋让难民大量种植芜菁,以便冬天挖着吃。

  现在芜菁尚未长成,就此挖了有些可惜。

  他打算看一看,如果匈奴真的进入豫州,立刻组织百姓挖芜菁,无论长没长成,一律挖掉——几天时间就够了。

  匈奴骑兵多,机动性强,握着战场主动权,很难重挫他们。

  邵勋思来想去,觉得只能靠后勤来限制匈奴骑兵的活动范围。

  大冬天的,你上哪找马料去?

  如果不能就地筹措粮草,势必要带着辎重部队随军,那么骑兵也就失去了大半机动性,威胁锐减。

  这是他唯一的办法。

  恰好此时的社会形态与宋、明、清完全不同。

  此时乡间坞堡林立,力量相对集中,匈奴骑兵筹措粮草的难度大增。

  宋明清时社会相对原子化,豪强力量与这会不在一个等级上,乡间一盘散沙,坞堡庄园极少,大部分是不设防的村落,很容易让南下的草原骑兵获得补给,以战养战。

  只能靠这一招了。

  而这一招成功的基础在于士族豪强们不要向敌人低头,不要想着花钱消灾,这是最重要的,同时也是最困难的。

  人都是自私的,当敌人急怒攻心,威胁拼着承受巨大伤亡,也要把你家坞堡拆了时,你作为坞堡帅会怎么做?

  真不一定扛得住压力啊。

  “王如作乱,匈奴南下,真是多事之秋,唉。”乐凯故作伤感地叹了口气,然后试探问道:“君侯很快就要班师了吗?”

  “没那么快。”邵勋说道:“总得先看看王如、严嶷愿不愿与我野战。若他昏了头,敢与我在旷野中阵列厮杀,那么就将其剿灭后再行北上。若他坚守不出,就不打了,直接班师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乐凯本来还有些欣喜,此时一听,却喜忧参半。

  陈侯急着班师,不仅仅是为了救洛阳,更可能是想挽救他在陈郡建立的基业。

  乐凯可以理解这点。易地而处,他也会优先救陈郡,而不是洛阳。

  陈侯急匆匆而走,南阳这边就愈发需要乐氏这种“妻族”来稳定,这是他的机会。但一听到可能连王如都没剿灭,就要急着班师,顿时不是滋味了。

  南阳那些个大家族,基本都被他鼓动了起来,对侯脱甚至王如的部众动手了。

  有的手段还很卑劣,比如骗杀、偷袭等等。

  邵勋一走,若王如来找他们算账,怎么办?这时候与王如可没得谈啦,人家不会再相信你了,双方已呈不死不休之势。

  乐凯只觉嘴里有些苦,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。

  “何必如此作态?”邵勋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侯脱、庞实被俘,他手底下那些人,我会带走,南阳没什么隐患了。我再留一军镇守宛城,作为你等后援,应无大碍。”

  乐凯暗松一口气,问道:“不知君侯留兵几何?”

  “银枪军十一至十四幢,总计两千四百战兵,已经奉命南下,不日即抵宛城,放心。”邵勋说道。

  乐凯更放心了。

  银枪军的名气真的很大,至少在洛南这一片,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。

  两千四百战兵,真的不少了,好好用能发挥很大作用。

  王如、严嶷手底下,也不过就三万余家流民罢了。

  邵勋暗自哂笑。

  后四幢银枪军以新兵为主,其中一半人训练了两年多,另一半人训练了一年多,技艺只能说马马虎虎,还算凑合。

  最关键的是,他们没打过仗,没有多少战阵经验。

  这样的新卒,若没老兵带着,邵勋是不放心他们与敌人野战的,不过拿来守城倒正合适。

  乐凯不识其中奥妙,以为是厮杀多年的老兵,大谬矣。

  “宛城近郊以及堵阳,我要各置一支屯田军,前期安置所需钱粮、农具、耕牛,我自己想办法筹措一部分,若有不足之处,还需弘绪帮忙想想办法。”邵勋又道。

  “此事易耳。”乐凯保证道。

  “有弘绪在,南阳定矣。”邵勋高兴道:“如此,我愿表弘绪为南阳内史。南阳士民之安危,皆由弘绪一肩挑着,重任在肩,不知……”

  “义之所至,何敢辞耶?”乐凯慨然道。

  邵勋举着酒杯,二人一饮而尽,皆大笑不已。

  利益交换,就这么完成了。

  邵勋没有能力统治南阳,他甚至连管理郡城的人员都不够,更别说县乡了。

  与其把力量分散,不如集中到洛南、襄城、陈郡的基业上。

  如今南顿郡也开始了深入控制,更不能分散力量了。

  十月十九日,邵勋南下淯阳。

  也是在这一天,匈奴一部自富平津渡河,出现在大河以南。

  弘农方向,太守垣延来报,有匈奴游骑四处活动,似有所图。

  汲郡守庾琛写了一封信,提及伪冀州刺史石超、安北将军赵固、平北将军王桑聚集兵众,图攻汲郡,继而南下兖州。

  南北两线,一刻不得平静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ptfone.com。AP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ptfone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